• 今天去相亲,女方问我:你一般都把钱存哪儿啊?银行还是理财还是哪?

    我说:存在我的回忆中。

  • 只要买得够多,每天拆快递都像是拆盲盒。

  • 照上半年的过山车程度,总觉得下半年怎么也该出现外星人了。

  • 说真的,最舒服就是进去那一下,不进去永远体会不到在里面的快感和激情,光站在空调房外面是感受不到的。

  • 有人建议我每天跑步来释放压力。

    我跑了几天,发现每天坚持跑步的压力更大。

  • 我们都欠2019年一个真诚的道歉。

    至于欠不欠2020年一个道歉,要等到2021年再看。

  • 孩子降生了,我春风满面地去办户口登记。

    我对民警说:你好,我儿子叫楚天一。

    民警摇头说:抱歉,这个名字已经被使用了,您可以选用“楚天一3549”或“楚天一_23”等名字。

  • 终于知道语文为什么要考阅读理解,因为很多人只会阅读,不会理解。

  • 女友告诉我她怀孕了之后,我就开始想名字了。

    最后我还是决定叫胡安·卡洛斯,飞快地登上了下一班前往西班牙的飞机。

  • 我原本以为人生就是解决一个难题又一个难题,后来我才知道难题从不排队都是一起上的。

  • 有人说疫情让中国电影业倒退三十年,我心想还有这等好事?

    最好连电视剧和动画片一起退吧。

  • 最近头盔很难买到,于是我注册了外卖骑手,这下就有头盔了。

  • 还记得第一次开房,没什么经验,进了房间才知道房间里没有现成的对象。

  • 朋友圈里说潘金莲毒死武大郎是5月20号的,停一停。

    我特意查了下水浒传第9回和第24、25回,确定武大郎是死在宋徽宗政和3年正月二十一子时更鼓刚响的时候,也就是公元1113年3月19日23:05分左右,与情人节和520不沾边。

   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执着,我只是闲的。

  • 每次看到帅哥,我都会感叹上天的不公平:

    为什么,为什么别人已经这么好看了,却还是没我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