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通过各种手段,弄到了一位美女的微信。发信息,她半天才回复一条。
    我没有放弃,依然不断地发信息给她,果然有了进展:现在无论白天还是夜晚,她都秒回一个红色感叹号。

  • 多年前,一群傻孩子们转发QQ信息“今天是马化腾生日,复制转发这条信息到5个群,就可以获得腾讯会员”。
    今天,一群大人转发朋友圈“请给我一顶圣诞小红帽@微信官方”。
    不是大人变傻了,是那群傻孩子长大了!

  • 我有个朋友,微信里除了他父母加上我一共10个人!那天我问他,你怎么朋友这么少?他说你等会!他在微信里群发了一条信息:有事,缺一万块钱!十分钟不到,一万块到账!他问我,你明白了吗?我看着我的一百多个微信好友说不出话来。 然后他迅速删掉给他转账那位朋友,他问我,这下你明白我为什么好友这么少了没?

  • 如果微店连面膜都能卖得掉,那朋友圈出现什么样的文章分享都不让人惊奇。把轻信的人格归咎为脑残或是素质都是偷懒,因为天朝的基础教育并不负责教会学生现代的认识论和方法论,它灌输的是服从和不要质疑。来源请求和交叉印证不是简单的所谓科学方法,它对威权秩序有潜在威胁。

  • 刷新朋友圈,看到好友一个接一个地卖起了面膜,我的内心无比的失落。
    当初答应我的只会安安静静的晒美食晒美景,这么快就忘了吗?
    多么纯真的友情看来是走到了尽头……
    最后再问你们一遍,你们真的非要这样残酷地和我抢客户吗?你们就不能卖香皂??

  • 出来吃饭没带钱包,在食堂里找了一个女生跟她说:同学,我没带钱,我用微信付你十块帮我刷一份饭好吗?
    就这样我要到了这个女生的微信。然后在朋友圈给她卖面膜。

  • 也许过几年有人见面寒暄会说:“你的孩子是我在朋友圈里看着长大的。”

  • 一天闲着无聊,用微信搜了下附近的人,
    结果有个美女的签名是,将,相,兵,卒,马,车,帅,士,
    结果我就果断的加了她,她问我为什么要加她,
    我说你那里缺炮,然后她说,讨厌,我们什么时候见面?